? 吉利心水论坛全国第二大|富贵心水论坛 ?


“新農科”要來了?新技術呼喚“新農科”

2019-04-11 06:59 | 作者: 張紅偉 趙勇 | 標簽: 新農科

21世紀,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已經到來,其在速度、廣度與深度和系統性影響等方面正在顛覆性地重塑人類賴以生存的經濟、社會、文化和環境。當然,農業也概莫能外。與此同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對農業發展有著更新更高的要求。這些都迫使我們不得不對支撐農業科技進步和農業人才培養的農業學科(“農科”)的建設進行新的思考。

無論是新的科技革命還是我國對農業發展的新要求都將使“三農”領域發生深刻的變革,“農科”的學科體系也必須進行解構和重構——呼喚“新農科”的出現,以適應新的發展要求。筆者認為,面臨機遇與挑戰,“新農科”將在以下五個方面發生深刻的變化。

一是“新農科”的知識范疇將發生變化。在第四次工業革命和新時代對農業發展新需求的影響下,我們需要首先回答何為“新農科”知識,“新農科”知識應該包括什么?可以肯定的是,一些傳統的種植養殖知識可能逐漸地會退出“新農科”的知識范疇,而人工智能所涉及的計算機科學、神經和認知科學,心理學、社會學和基因工程、細胞工程所涉及的生命科學、工程學和信息科學等交叉融合的一些知識將會進入“新農科”的知識范疇。

二是“新農科”的研究問題和研究范式將發生變化。就像膠片相機被數碼相機取代以后,再研究膠片和膠片相機的意義就不大了一樣,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和生物技術發展對農業領域的滲透,傳統農業學科的研究問題自然會發生轉移。

三是“新農科”的知識組織方式將發生變化。按照教育部學科分類,傳統的農學門類包括植物生產類、自然保護與環境生態類、動物生產類、動物醫學類、林學類等。顯然,傳統農科尚未完全實現與人類營養健康、資源集約利用、生態文明建設等領域的有效銜接,尤其是和人文社會科學的銜接更是不足。新的階段,新型的交叉學科必然會層出不窮,傳統的農業知識的邊界必將被打破。

四是“新農科”的組織載體將發生變化。隨著傳統農業學科邊界的被打破,新型交叉學科(項目)層出不窮,院系將無法涵蓋一些具體的學科,尤其是一些交叉學科。研究中心、研究所、研究團隊、研究小組可能更適合承接新型的交叉學科(項目),而傳統的院系架構可能更多的是科層制行政管理結構的體現。

五是“新農科”的人才概念需要重新定義。在新科技革命的沖擊下,在面向“產出高效、產品安全、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新需求下,傳統農科培養的人才肯定不能適應新的發展需求,我們需要對“新農科”的人才進行重新定義。

基于如上幾個方面發展變化的判斷,筆者認為,“新農科”建設需要進行四個方面的建構。

一是重新建構“新農科”的知識體系。原有農科的知識體系由于涵蓋范圍過于狹窄已不適應未來“三農”發展的需求,需要把生物技術、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和食品安全、農業農村治理等方面的知識納入“新農科”的知識體系范疇中來,重新建構“新農科”的知識體系,使其涵蓋的范圍更加寬泛,與現實“三農”問題的匹配性更強。

二是重新建構“新農科”的專業學科體系。由于原有農科知識體系、研究范式等方面發生的變化,原有農科的專業學科設置也必然發生變化,它們可能會沿著新專業新學科的不斷萌生、原有專業學科的自然延伸和跨學科跨領域之間融合交叉而衍生的路徑向前發展,因此我們需要采取更為靈活的專業學科設置原則來對“新農科”的專業學科體系進行重構。

三是重新建構“新農科”的院系組織結構體系。隨著原有農科知識體系、研究范式和專業學科體系的變化,作為其組織載體的院系組織結構體系也自然需要重建。原有的農學院、植保學院、動物科技學院等院系組織結構將無法覆蓋由不同路徑所產生的新的專業學科,所以我們應該采用以問題、研究領域為導向的,實體與虛體組織相結合的新的組織架構體系,以順應“新農科”的各種變化與發展。

四是重新建構“新農科”的人才培養體系。在新的形勢下,原有的農科人才觀已經發生變化。“新農科”培養的人才應該是專業人才和綜合性人才的有機結合。因此,其培養體系也面臨著進行重構的問題。筆者認為,在“新農科”人才觀的指導下,其培養內容要加大綜合智慧和新型技術、科技倫理等方面的培養,培養方式也將更多地應用到電子化、信息化等新型科學技術。總之,“新農科”培養的人才應該是能夠全面推進我國“三農”發展的人。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單位:中國農業大學)

來源:青塔

相關文章

? 吉利心水论坛全国第二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