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利心水论坛全国第二大|富贵心水论坛 ?


轉基因問答大全

2014-08-15 11:00 | 轉基因問答大全
【編輯:方玄昌】轉基因科普是一場科學啟蒙,這個工作沒有捷徑,必須扎扎實實一步步實現。——姜韜

轉基因問答大全

轉基因科學基礎問題,食品安全問題,環境安全問題,基本事實,經濟問題,監管與標識,信仰、政治及其他,輿論、謠言與科普,答案在此盡有。

科學基礎問題

Q: 何為轉基因生物和轉基因食品?
世界衛生組織:轉基因生物可界定為遺傳物質(脫氧核糖核酸)以非自然發生的方式改變的生物。該技術通常被稱為“現代生物技術”或“基因技術”,有時候也稱為“重組脫氧核糖核酸技術”或“遺傳工程”。它可使選定的個體基因從一種生物轉移到另一種生物,并且還可在不相關的物種之間轉移。
這些方法用以產生轉基因植物——然后將它們用于培植轉基因糧食作物。

Q: 為什么要生產/如何生產轉基因食品?
世界衛生組織:轉基因食品得以開發和銷售是因為對這些食品的生產者或消費者存在著某些感知的好處。這是指將其轉變為一種價格較低、利益更大(在耐用或營養價值方面)或二者兼具的產品。最初,轉基因種子開發者希望他們的產品獲得生產者的接受,因此集中于農民(以及更廣泛的食品工業)所重視的革新上。

以轉基因生物為基礎開發植物的最初目標是改進作物保護。目前市場上的轉基因作物主要目的在于通過增強對由昆蟲或病毒引起的植物病的抗性,或通過增強對除草劑的耐受性提高作物保護水平。

通過將從蘇云金芽孢桿菌(BT)這種細菌中生產毒素的基因轉入糧食作物,從而實現抗蟲害抗性。這種毒素目前在農業中作為常規殺蟲劑使用,并且供人食用是安全的。持續產生這種毒素的轉基因作物已顯示在特定情況下,如在蟲害壓力大的地方,需要較少量的殺蟲劑。

通過從引起植物病的某些病毒中引入一種基因,從而實現抗病毒抗性。抗病毒抗性使植物較不易受這些病毒引起的疾病的影響,使作物產量更高。

通過從傳送抗某些除草劑抗性的一種細菌中引入一種基因,從而實現抗除草劑耐受性。在雜草壓力大的情況下,利用這些作物已造成減少使用除草劑數量。

Q :我們轉基因的食品與非轉基因食品有什么區別?
方玄昌:沒有本質區別。轉基因與雜交兩種育種方式,都是在基因層面改變作物性狀,差別在于,雜交一次性“轉”了成千上萬個基因進入作物DNA,而轉基因一次只“轉”幾個基因進入作物DNA。雜交育種所“轉”的基因中總有一些是科學家不掌握的,因此從基本道理看,轉基因育種比雜交更安全。

Q:在轉基因生物領域可預期有哪些進一步發展?
世界衛生組織:未來轉基因生物可能包括增強抗病或抗旱的植物,營養素水平增高的作物,強化生長特性的魚類以及產生重要藥用蛋白質如疫苗的植物或動物。

食用安全問題

Q: 對轉基因食品的評估是否不同于傳統食品?
世界衛生組織:一般說來,消費者認為傳統食品(通常已食用數千年)是安全的。當采用自然方法開發新的食品時,食品的某些現有特性可以正面或負面方式發生改變。國家食品當局可被要求審查傳統食品,但情況并非總是如此。的確,通過傳統培植技術開發的新植物可能沒有用風險評估技術做過嚴格的評價。

對于轉基因食品,大多數國家當局認為特定評估是必要的。已建立特定系統就與人類健康和環境有關的問題嚴格評價轉基因生物和轉基因食品。對于傳統食品,一般不開展類似評價。因此,對這兩類食品,在投放市場銷售之前的評價程序方面存在顯著差別。

世界衛生組織食品安全規劃的目標之一是協助國家當局確定應進行風險評估的食品,包括轉基因食品,并建議正確的評估。

Q: 如何確定對人類健康的潛在風險?
世界衛生組織:一般說來,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評估需要調查:(a)直接健康影響(毒性);(b)引起過敏反應的趨勢(過敏性);(c)被認為有營養特性或毒性的特定組成部分;(d)插入基因的穩定性;(e)與基因改良有關的營養影響;以及(f)可由基因插入產生的任何非預期影響。

Q: 哪些是與人類健康有重要關系的主要問題?
世界衛生組織:雖然理論討論已覆蓋一系列廣泛的方面,但是辯論的三個主要問題是引起過敏反應的趨勢(過敏性)、基因轉移和異型雜交。

過敏性。作為一個原則問題,除非可以證明轉入基因的蛋白產物不引起過敏,否則,不贊成從普遍引起過敏的食品轉移基因。雖然對傳統方法制備的食品一般并不檢測過敏性,但是轉基因食品測試方案已經由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評價,未發現與目前市場上的轉基因食品有關的過敏影響。

基因轉移。如轉入的遺傳物質對人類健康產生不良影響,將轉基因食品的基因轉移到身體細胞或胃腸道細菌會引起關注。如果與用來創造轉基因生物的抗生素抗性基因被轉移的話,則尤其如此。雖然轉移的概率低,但是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小組最近鼓勵采用不使用抗生素抗性基因的技術。

異型雜交。將基因從轉基因植物轉移到傳統作物或相關野生物種(稱為“異型雜交”)以及將傳統種子與利用轉基因作物培植的種子產生的作物混合,可對食品安全和糧食保障產生間接影響。正如在美利堅合眾國只批準作為飼料使用的一種玉米品種的少量玉米出現在供人類食用的玉米產品中所顯示的,這是一種實際風險。若干國家已采取戰略以減少混合,包括明確分開種植轉基因作物和傳統作物的田地。

對于轉基因食品上市銷售后監測、轉基因食品安全性持續監測的可行性和方法正在進行討論。

Q:轉基因食品究竟有沒有做規范的實驗來論證?
方舟子:所有的轉基因食品在上市之前都要做一系列證明其安全的實驗,才會獲得安全證書。所以聯合國糧農組織、世界衛生組織才會說:食用當前存在的轉基因作物及其食品是安全的,檢測其安全性所采用的方法也是恰當的。

Q:不管轉基因好不好,我們都需要推廣者或者提倡者拿出確實可靠的證據加以說明,讓民眾相信這些事實。
方玄昌:只要是批準上市的轉基因(作物)食品,其安全性就一定是可以保證的,歷史上從來沒有哪一種食品的安全性如同轉基因食品這么具有“確實可靠的證據”——正因如此,全世界幾十億人吃了一二十年轉基因食品,迄今沒有出過任何與轉基因技術相關的安全問題。

Q:請問您自己吃不吃轉基因食品?現在的轉基因食品究竟是“已確認安全”還是“安全性未知”?我們普通民眾為了自己健康考慮,又該不該吃轉基因食品呢?
方玄昌:只要上市的轉基因食品,就是“已確認安全”的。我平時買食用油,唯一選擇的就是轉基因大豆油。我確信它更安全更衛生,這是避免買到地溝油的絕招——由于對轉基因食品的監管比其他食品更嚴格,且由于人們對轉基因的恐懼,導致廠家不會把一般食用油標注“轉基因”。

Q:你們家會買轉基因食品么?
方舟子:當然買。比如市場上的木瓜基本上都是轉基因的,我們經常買木瓜來吃。還有像菜籽油、大豆油、調和油也基本都是轉基因的,我們家也用。但中國市場上轉基因食品品種太少了,基本上就這兩樣。美國市場上就多了,據統計有70%含轉基因成分,在美國生活不可避免要吃到轉基因食品。

Q:能不能用通俗易懂的話,舉個簡單的例子說明下轉基因食品,以及它的作用和影響。
方舟子:目前種植最多的轉基因作物是抗蟲害的,種植它能夠少灑很多農藥,既能減少生產成本,又能保護環境少受農藥污染,還能間接提高產量和減少農藥殘余。國際權威機構都確認目前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要相信它們,而不要相信一個冒充“大家”的臺灣騙子。

Q:既然人不能做轉基因試驗,為何能推廣呢?
楊曉光:包括食品添加劑、農藥、嬰兒食品都是動物試驗被證明安全后,然后批準再上市。用人體試驗進行食品安全試驗不符合倫理。

Q:拿所有人來做轉基因試驗豈不是更加不符合倫理?現在安全不等于未來安全,應該有幾代人試驗。
楊曉光:合法上市的轉基因食品已經證明安全,不是做人體試驗。吃10年沒事,吃20年、50年是否會有問題?這個問題是這樣的:有長期危害性的物質進入人體才會積累儲存,如重金屬,長期食用可能達到一定閾值會產生毒性;而食品成分在體內不可能儲存,因為蛋白質會被消化成氨基酸吸收,碳水化合物也同樣被分解。沒有物質儲存的基礎,就談不上幾十年之后毒性的積累。任何一種食品都沒有按照“試驗50年”這樣的方式來上市。

方玄昌: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是科學實驗而非生活實踐所保證的。人類吃烤肉兩萬代、五十萬年,也未能發現其中問題;科學實驗無須兩代、五十年,而是在極短時間內就找出烤肉中的苯并芘,明確告訴你它致癌。

Q:我聽有人講,吃了轉基因食品會影響生育,這種提法有科學依據嗎?
方舟子:這個純屬以訛傳訛。因為傳言轉基因種子采用了“絕育技術”不能留種,進而謠傳吃了它人也會絕育。其實轉基因種子能否留種取決于它用的親本能否留種(例如許多雜交品種不能留種,以此為親本培育出的轉基因作物也將不能留種),與轉基因無關。即使不能留種,跟吃了能否影響生育有什么關系?難道吃了無籽西瓜、香蕉,人也會絕育嗎?

環境安全問題

Q:如何開展對環境的風險評估?
世界衛生組織:環境風險評估包括有關的轉基因生物和潛在的承受環境。評估過程包括評價轉基因生物的特性及其在環境中的影響和穩定性,以及將發生引入的環境的生態特性。評估還包括可由新基因的插入產生的非預期影響。

Q:哪些是對環境有重要關系的問題?
世界衛生組織:有重要關系的問題包括:轉基因生物逃脫和潛在將人工基因導入野生種群的能力;在轉基因生物獲得之后基因的持續性;非目標生物(如非害蟲類昆蟲)對基因產物的敏感性;基因的穩定性;其它植物系列的減少,包括生物多樣性的喪失;以及在農業中增加使用化學品。轉基因作物的環境安全性問題因地方條件而有相當大的差別。
目前的調查集中于:對有益昆蟲的潛在有害影響或更快誘發具抗性的昆蟲;新植物病原體的潛在產生;對植物多樣性和野生生物的潛在有害后果和在某些地方情況下減少使用重要的作物輪作方法;以及抗除草劑的基因轉移到其它植物。

基本事實

Q:國際市場上有哪些種類的轉基因食品?
世界衛生組織:今天在國際市場上可獲得的所有轉基因作物已利用三個基本特性之一進行設計:抗蟲害損害;抗病毒感染;以及對某些除草劑耐受性。用以改良作物的所有基因均由微生物產生。
批準響應轉基因作物的地區/國家
抗蟲害玉米:阿根廷,加拿大,南非,美國,歐盟
耐受除草劑玉米:阿根廷,加拿大,美國,歐盟
耐受除草劑大豆:阿根廷,加拿大,南非,美國,歐盟(僅適用于加工)
耐受除草劑甘蘭型油菜:加拿大,美國菊苣耐受除草劑歐盟(僅適用于育種目的)
抗病毒南瓜:加拿大,美國
抗蟲害/耐受除草劑土豆:加拿大,美國

Q:中國有自己的轉基因技術嗎?政府現在是不是不允許進口轉基因農作物的種子,假如從國外私自進口種植轉基因作物的種子,是否違法?
方舟子:中國有自己的轉基因技術。目前國內普遍種植的轉基因抗蟲棉,基本上是國產的。已獲得安全證書的抗蟲害轉基因水稻和植酸酶轉基因玉米也是自主研發的,但都因為輿論的壓力無法推廣。從國外進口轉基因種子種植需要批準,否則是違法的。

Q:我一個朋友在美國呆了10年,說他們是不吃轉基因的,轉基因僅用來喂牲畜。
黃大昉:美國轉基因食品不需要標識,所以你美國朋友吃沒有吃轉基因食品,他可能不知情。美國農業部、政府代表團到中國來,他們在招待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提到,美國粗略估計,其食品中70%含有轉基因大豆或玉米的加工成分;我們還專門與美國有關機構討論過,根據其作物產品流向圖,以玉米為例,美國玉米總產量3.1億噸,其中22.4%進入食品環節,而美國與玉米有關的食品比例占到90%。

楊曉光:美國用得最多的轉基因食品是大豆和玉米。其烹調油基本來自大豆,飲料中添加的甜味劑是玉米糖漿。美國那么多甜味的食物,能離得開轉基因成分嗎?

Q:轉基因玉米在美國是作為副食而不是主食吧?
A:玉米是美國三大主糧之一;另外,巴西批的轉基因豆子也是主食,每天都吃。作為食品而言,無論主食還副食,都應該安全,單單反對轉基因主糧作物的想法完全錯誤。

Q:轉基因大豆做豆腐能提高豆腐產量嗎?
方舟子:目前的轉基因大豆只是轉入一個抗蟲害或抗除草劑基因,并不改變大豆的營養成分。它是否適于榨油還是做豆腐,要看它用的大豆親本的品種。國外大豆主要是采用了較適合榨油的品種,而目前轉基因大豆都是國外品種,所以較適宜榨油而不是做豆腐。

Q:目前市場上有轉基因番茄嗎?
楊曉光:轉基因番茄是延長儲存期的,我們批了,但目前沒有種植。因為我們喜歡吃新鮮蔬菜。實際上,我們吃的木瓜是轉基因的(抗黃斑病毒)。

Q :中國現在有轉基因農業種子的專利嗎?中國有轉基因實驗室嗎?
方玄昌:你所提的兩個問題,答案都是肯定的。中國科學家自己研究的轉基因植酸酶玉米、轉基因抗蟲棉、轉基因水稻都具有自我知識產權。

Q:美國的有機食品超市賣轉基因食品么?
方舟子: 美國有機食品市場是不賣轉基因食品的,但有機食品在美國數量很少,只占美國食品市場份額的4%,可以忽略不計。我從來不去特意買有機食品。有機食品并不比轉基因食品、常規食品更安全,乃是個靠制造恐慌忽悠人的產業。

Q:還有哪些國家的人完全不吃轉基因食品?吃轉基因食品究竟有過什么危害?
方玄昌:到了今天,實際上要在全球任何一個國家找一個沒有吃過轉基因食品的人都難于登天。再次強調:迄今所有有關轉基因技術方面的負面信息(不包括管理方面,比如黃金大米事件,其研究程序確實存在問題)都是謠言,無一例外。

經濟問題

Q:如何評價孟山都?
黃大昉:孟山都是我們國家在生物技術領域非常重要的對手,有一點是明確的,它要獲取更多利益,占領世界上更大市場。但從其產品而言,其正面作用是要肯定的,我們要學習其好的技術好的機制,進一步充實自己,而不是否定技術本身。另外,應該承認,孟山都開發的產品,其安全性是有保障的。

Q:韓國不進口轉基因大豆,寧愿購買中國的非轉基因大豆。如何解釋?
楊曉光:韓國轉基因標識是有限量的。進口中國大豆與否是市場行為,當然也和消費者接受程度有關系。比如牛肉問題,韓國反對美國牛肉進入市場,更多是經濟問題和貿易問題,而非安全問題。

Q:個人猜測,轉基因研究有商業利益驅動。
黃大昉:一些所謂陰謀論,如跨國公司、大國利益等等,我認為某種程度上有這個成分。跨國公司就是處心積慮地占領更多市場以獲取更大利益,但這不等于我們為了抵制其陰謀就不發展轉基因,反過來應該更加發展轉基因。轉基因技術本身是中性的,其技術發展是不可阻擋的,只有發展才能造福。

方玄昌:資本和技術的結合正是推動社會進步最強大的力量;在管理得當情況下,商業利益將驅使生產商更加重視產品質量,這將成為轉基因食品安全性的又一重保證。

Q:轉基因安評委員會在審批新品種時,有沒有太多考慮輿論?還是僅依靠科學或真理來進行審批?
楊曉光:這非常復雜。在美國,審批是政府備案,上市是企業自己做主。如美國水稻的例子,其轉基因大米安全性通過了FDA的審批,但沒有上市,為什么呢?他們說,我們生產的大米很多是出口的,要是進口國不批準的話,我們就掙不到錢。從安全角度,科學委員會批準的是安全,但上市要經過貿易風險和社會政治風險,然后決定商品化與否。所以說商品化涉及安全以外的政治和經濟等多重因素。

Q:為什么孟山都公司會認為抗除草劑抗蟲小麥沒有商業價值而主動撤回申請商業化種植?小麥也會受蟲害的吧?
方舟子:相比來說,小麥的病害(銹病)、凍傷、干旱等問題要比蟲害、雜草等問題更嚴重,所以權衡市場利弊后,孟山都認為沒有必要推廣抗蟲、抗除草劑小麥,而集中研發抗病、抗寒、抗旱小麥。不過也有報道稱孟山都要重啟抗除草劑小麥項目。

監管與標識

Q: 一個國家如何管理轉基因食品?
世界衛生組織:各國政府管理轉基因食品的方式各不相同。在一些國家,尚未對轉基因食品進行管理。已制定法規的國家主要著重于對消費者健康的風險評估。一般說來,已對轉基因食品制定規定的國家通常還管理轉基因生物,并顧及健康和環境風險、以及與控制和貿易有關的問題(如檢測和標簽制度)。鑒于關于轉基因食品辯論的動力,立法可能會繼續發展。

Q:所有的轉基因食品在上市之前都要做一系列證明其安全的實驗,才會獲得安全證書。這說明轉基因本身還是有安全風險的,將來科技普及后會不會監管不力而泛濫? 和現在的各種加了不允許加的添加劑一樣泛濫。
方玄昌:轉基因就是一種高效、精準的育種技術,利用這種技術做壞事、培育劇毒作物,當然也很高效(比雜交技術高效),因此監管是必須的。不要對人類(科學家)控制技術的能力表示過多懷疑,否則,任何技術都不要發展了。

Q:轉基因食品這么安全,為什么美國的食品安全部門不直接說轉基因是安全的,而要一個一個去檢測實驗呢?
方玄昌:如前面我所說的,直接說“轉基因是安全的”并不準確,只能說“轉基因技術的安全性是可控的”,需要對它監管。

Q:國際上進行轉基因食品貿易時會發生什么情況?
世界衛生組織:目前尚未制定特定的國際管理制度。但是,若干國際組織正在參與對轉基因生物制定協議。

食品法典委員會是糧農組織/世界衛生組織負責匯編構成食品法典、國際食品法典的標準、行為守則、準則和建議的聯合機構。食品法典委員會正在對轉基因食品的人類健康風險分析制定原則。這些原則的前提強制規定在逐案基礎上開展上市銷售前評估,并包括評價(插入基因的)直接影響和(由于新基因的插入可能產生的)非預期影響。這些原則正處于制訂的后期階段并且預期于2003年7月通過。食品法典委員會原則對國家立法不產生有約束力的影響,但是特別在世界貿易組織衛生和植物檢疫措施協議中提及,并可在貿易爭端的情況下用作參考基準。

卡塔赫納生物安全議定書是對其締約方有法律約束力的一項環境條約,管制改性活生物體的越境轉移。轉基因食品如果包含能夠轉移或復制遺傳物質的改性活生物體,則屬于議定書的管轄范圍。卡塔赫納生物安全議定書的基石是一項要求,即出口者在有意釋放到環境的改性活生物體首次發貨之前征得進口者的同意。

Q:國際市場上的轉基因產品是否已通過風險評估?
世界衛生組織:目前在國際市場上的轉基因產品均已通過由國家當局開展的風險評估。這些不同的評估在總體上遵循相同的基本原則,包括環境和人類健康風險評估。這些評估是透徹的,它們未表明對人類健康有任何風險。

信仰、政治及其他

Q:基因技術對于動物,特別是對于人類來說,長期以來存在倫理方面的困惑。對于植物而言,是否可以完全不顧忌這些?人類扮演造物主的角色總是讓人心里不踏實。
方玄昌:改造自然(而不是適應自然)是人類超乎其他動物的能力,改造自然可以更好地保護自然,并不存在倫理問題——人類所有偉大的工程和技術,都在改造自然。再次強調,轉基因并不是要“轉”你的基因。將基因工程直接作用于人類,這是另外一個問題,它是否存在倫理問題可以討論。

Q:網上盛傳農業部的機關幼兒園明令禁止轉基因食品的信息,請問這是謠言嗎?如果是真有其事,你對農業部有什么看法?
方舟子:農業部官員不久前在人民網說這是謠言,是幼兒園工作人員不了解情況造成的。即使不是謠言,幼兒園工作人員不懂、害怕轉基因食品,又能說明什么問題?能指望幼兒園員工比一般人的科學素養更高?

方玄昌:此事并非空穴來風,但那是一個幼兒園園長或者是一個食品采購員的選擇,不是農業部的選擇。

輿論、謠言與科普

Q:為什么這么多外行反對轉基因?
方玄昌:無知導致偏見;利益驅動反轉。

Q:專業人員如何破除謠言環境和沒有根據的言論,我們新聞導向等方面如何做?
黃大昉:我們在推進轉基因產業化的同時,一定要加強科學傳播工作,國家已經認識到其重要性,轉基因重大專項中已經有科普項目。但這還不夠,中國整個民族的科學素養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很大差距。因為生物技術專業性較強,社會上一些人不太了解。科學家非常重要的任務是要到公眾中交流,媒體也很重要,媒體人要了解的話,可以起很大作用。

我們要吸取歐盟教訓。歐洲曾是生命科學發源地,有過巨大貢獻,可是歐盟轉基因發展大大滯后。我們問過歐盟科學家,你們怎么辦呢?你們有沒有說過話?他們答復說:我們說話了,可是都是個人聲音在說,整個科學界沒有行動起來,聲音很微弱,很被動。再加上歐洲有貿易和政治等種種因素影響,所以歐洲的生物育種發展受到了制約。

我們的科學家要團結起來,聯合起來,形成合力。我們要走到公眾中去,不要停在高樓大院實驗室滿足于拿到經費,要為國家和公眾科學素養考慮。

Q:政府撥了百億巨款發展轉基因,按理說官方還是支持的,為什么媒體都一面倒地反轉呢?除了缺乏科學素養,是不是想抓些軟柿子話題唱反調好籠絡愚蠢的大眾,然后樹立"為人民說話"的公知形象?
方玄昌 :宗教信仰、政治訴求與利益瓜葛,是反轉群體存在的三個主要原因;官方聲音與科學家聲音不夠響,原因有兩個:目前政府公信力不夠;公眾更愿意聽負面新聞(“壞消息”更容易傳播)。

Q: 網上對轉基因技術妖魔化和造謠行為似乎無法監管,是因為沒有受害者而無法提告嗎?
方玄昌 :妖魔化轉基因的受害者是所有公眾,監管謠言的責任則在政府。

Q:臺灣從2002年起已陸續批準多種轉基因大豆和轉基因玉米作為食品和飼料,不知道郎咸平有沒有去向阿扁、小馬哥抗議抗議?
方舟子:郎咸平的市場在大陸,因為大陸愚民更多,更容易欺騙,市場也更大。

Q:轉基因農業種子,孟山都商業推廣很成功。中國在推廣的過程中都碰到了什么情況?為什么我們還在爭論安全不安全的層面,而人家都已經開始產業化了。
方玄昌:中國目前在這個領域遇到的最大阻力來自于反轉謠言造成的輿論壓力。孟山都是中國種業最大的競爭對手,反轉控正在窮盡一切力量阻礙中國的技術發展,幫助孟山都鞏固其領先甚至是壟斷地位。

Q:政府現在能接受外國的轉基因產品,卻對自己的轉基因產品毫無作為。這里面是不是反應了政府職權大員也大多缺乏科學素養?
方舟子:
很多政府官員本身也缺乏科學素養,自己也怕轉基因食品,或者雖然知道轉基因食品沒有問題,但害怕輿論,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中國當前情況下推廣轉基因技術,需要決策者有不顧忌輿論壓力的魄力。

Q: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到目前為止,官方媒體為何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方玄昌:
官方、科學家在這個問題上的答案都是明確的:轉基因是一項安全性可控的技術,任何一種批準上市的轉基因食品都經歷了嚴格檢驗,都是安全的。是反轉的各類謠言攪亂了這些聲音的傳播。

方舟子 :官方媒體的編輯、記者未必比普通公眾有更高的科學素養,會更樂于妖魔化轉基因。不過最近有些官媒也發了一些肯定轉基因食品安全性的報道,但這類報道總是不如妖魔化轉基因食品的聳人聽聞的報道吸引眼球,流傳不廣。

Q:哪些部門或機構或雜志才算是公認的權威呢?怎么才算公認呢?
方舟子:
聯合國糧農組織是糧食問題公認的權威,世界衛生組織是健康問題公認的權威,國際科學理事會是科學問題公認的權威。此外還有歐洲委員會、美國科學院、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美國醫學聯合會、美國科學促進會等,也都是公認的權威。他們全都確認目前的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

Q:請問對轉基因食品,我們中學生應該具有怎樣的認識?
方玄昌:
中學生物教科書里面有對于轉基因技術的簡單介紹。作為一個學生,我建議你至少先要明白兩個基礎問題:什么是轉基因?轉基因作物(食品)與普通作物(食品)究竟有何差別?這兩個問題,適合于向所有反對轉基因技術的人士提出反問——一旦明白了這兩個基本問題,所有謠言不攻自破。

Q:為什么造謠過的人、機構和媒體從來沒有出來公開認過錯?
方玄昌:
以造謠、污蔑轉基因技術為職業的那些人,多半由于利益驅使,他們只會變本加厲造謠,永遠不要期望他們認錯。

Q: 為什么在一些政治家、公眾利益團體和消費者中間,尤其在歐洲,對轉基因食品存在擔憂?
世界衛生組織:
自1990年代中期在市場上首次引入一種重要的轉基因食品(抗除草劑大豆),在政治家、社會活動家和消費者中,尤其在歐洲,對此類食品的擔憂不斷增多。這涉及若干因素。在1980年代后期-1990年代初期,數十年分子研究的結果到了公共領域。在此之前,消費者通常并不十分了解該研究的潛力。就食品而言,由于消費者感到現代生物技術正導致產生新的物種,他們開始懷疑安全性。

消費者經常問:“這對我有什么好處?”就藥品而言,許多消費者更容易接受有益于他們健康的生物技術(如改進治療的藥品)。就引入歐洲市場的第一批轉基因食品而言,這些產品對消費者無明顯的直接好處(不更便宜,不增加保存期,味道并不更美)。轉基因種子造成每一耕地面積更高產量的潛力應導致更低的價格。但是,公眾的注意力已集中在風險- 效益狀況的風險一邊。

在歐洲,由于1990年代后半期發生的與轉基因食品無關的若干次食品恐慌,消費者對食品供應安全性的信心已顯著下降。這也已對關于轉基因食品可接受性的討論產生影響。消費者已從消費者健康和環境風險方面對風險評估的有效性提出疑問,特別注重于長期影響。消費組織辯論的其它議題包括過敏性和抗微生物抗性。消費者的擔憂已引起討論對轉基因食品加貼標簽使能作出知情選擇的可取性。

Q:這一擔憂如何影響轉基因食品在歐洲聯盟的上市銷售?
世界衛生組織:
公眾對轉基因食品和轉基因生物的擔憂已在總體上對轉基因產品在歐洲聯盟上市銷售產生重要影響。實際上,它們已造成所謂暫停批準轉基因產品投放市場。一般說來,轉基因食品和轉基因生物的上市銷售是廣泛立法的主題。自1990年代初期以來,已制定共同體法規。

核準向環境釋放轉基因生物的程序是相當復雜的,并且基本上需要成員國與歐洲委員會之間取得一致意見。在1991年和1998年之間,委員會的一項決定批準18種轉基因生物在歐洲聯盟上市銷售。

在歐洲聯盟,對現代生物技術產生的產品或含有轉基因生物的產品必須履行加貼標簽。立法還處理轉基因物質意外污染傳統食品的問題。它對由基因改良造成的脫氧核糖核酸或蛋白質推行1%的最低限值,低于這一限值,則不需要標簽。

歐洲委員會認為,以現有法規為基礎的這些新的提案旨在處理成員國的關注問題和樹立消費者對批準轉基因產品的信心。委員會期望,這些提案的通過將為在歐洲聯盟繼續批準新的轉基因產品鋪平道路。

Q:在世界其它地區對轉基因食品公開辯論的情況如何?
世界衛生組織:
將轉基因生物釋放到環境和轉基因食品的上市銷售已在世界許多地區引起公開辯論。這一辯論有可能繼續,可能在生物技術的其它利用(如在人類醫學)及其對人類社會的后果這一更廣泛的范疇內進行。即使正在辯論的問題通常很相似(成本效益、安全性問題),但是辯論的結果因國家而異。關于轉基因食品的標簽和可追蹤性等問題,作為處理消費者關注的一種方法,迄今尚未取得共識。

Q: 世界各地區人們的反應是否與對食品的不同態度有關?
世界衛生組織:
視不同地區而定,人們往往對食品有著不同的態度。除營養價值之外,食品通常有著社會和歷史內涵,并且在某些情況下可具有宗教重要性。食品和糧食生產的技術改良可在消費者中間,尤其在缺乏關于風險評估工作和成本/效益評價的良好交流的情況下,引起負面反映。

專題文章

? 吉利心水论坛全国第二大